登录名:??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油气知识
站内搜索: ??
?
油气知识
一文读懂库尔德人
? ? 库尔德人的历史和当前的土耳其与俄罗斯的矛盾有一定关系,是一个很重要的背景。这篇文章就系统梳理了库尔德人的前世今生,以及今日的复杂局面。相信这会让你对这个民族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
  当前中东乱局日趋激烈,而随着ISIS对库尔德人地区的进攻,“库尔德人”——这个之前我们常有耳闻却又感觉模糊的群体不时登上新闻的显要位置,不是“伊拉克库尔德人全家上阵抵抗敌人”就是“叙利亚库尔德人女战士人弹保卫家园”,亦或是“土耳其库尔德人游行示威”云云,一时间库尔德人俨然成了中东乱局的关键角色之一,那么他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这个群体又有着怎样的诉求?他们又在中东乱局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库尔德人的前世
  “库尔德人”,一个以“勇士”为代称的民族,是中东仅次于阿拉伯、突厥、波斯的第四大民族,主要分布于今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等国。其前身自公元前便生活在西亚大地上,主流学者甚至库尔德人自己都认为当年统治伊朗高原的米底人便是其的祖先的主体。公元前6世纪中期,米底被波斯帝国居鲁士大帝征服,米底人与波斯人的融合形成了今日的库尔德人。
  被波斯人征服后,库尔德人生活的地区于公元前4世纪末期至公元7世纪先后被塞琉古王朝、安息帝国、罗马帝国、萨珊波斯征服并统治,期间库尔德人并未能够建立属于自己的大一统政权,而是不断地被强族征服,而处于从属的地位。
  这种命运在随后也并未能够改变,公元7世纪晚期,新兴的阿拉伯人铁骑横扫西亚,库尔德人所在地区再次被征服,这次征服伴随着武力扫荡而来的是更加凌厉的伊斯兰旋风,于是库尔德人在阿拉伯征服后开始信奉伊斯兰教。
  阿拉伯帝国后期,所属各部分裂混战,库尔德人有幸建立了一个小的封建国家,无奈其民族游牧习气太重加之又有强敌入侵,其再次被征服,所在地区成为塞尔柱突厥的一部分。
  在这一时期,库尔德人中诞生了一位强人领袖——萨拉丁,不过遗憾的是萨拉丁并未领导库尔德人自己建立王朝,而是在自己家乡之外的埃及建功立业,因此这样一个被阿拉伯人乃至西方人推崇的库尔德人反倒在自己的民族里没有受到那么多的礼赞。
  经过长期的发展,库尔德人自己虽未能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但也逐渐形成了民族聚集区,这一区域在此后未有大的变化,那就是库尔德斯坦,其大致包括今土耳其东南部、叙利亚东北部、伊拉克北部、伊朗西部。这一区域山地较多,因此又有称库尔德人为“库尔德山民”的说法。
  所谓“库尔德山民”因民风彪悍而大量进入各方军队。1231年被蒙古人穷追不舍的花剌子模遗众首领扎兰丁被“曲儿忒人”所杀,而这个曲儿忒人便是库尔德人当时的音译,当然随着蒙古军的到来,库尔德地区又从属于蒙古帝国。
  蒙古人的统治后期,波斯萨非王朝兴起,库尔德斯坦绝大多数地区又被其所占据,但由于萨非王朝信奉的是伊斯兰教什叶派,而库尔德人则多信奉逊尼派,因此库尔德人受到空前的宗教压迫,恰逢此时同属逊尼派的奥斯曼土耳其也与萨非王朝矛盾激化,奥斯曼土耳其得到了库尔德人的支持并与萨非王朝展开了多年战争,双方均精疲力竭。
  1639年,奥斯曼帝国和波斯萨非王朝签署了林堡合约,确定了两国对库尔德斯坦的瓜分。库尔德斯坦大部分归属奥斯曼帝国,少部分归属萨菲王朝。奥斯曼土耳其开始对库尔德人采取一定的包容态度,承认其16个公国和50个领地相对独立的地位,但此后态度有所转变,至1847年最后一个库尔德公国被消灭,从此库尔德人几乎处于完全的附庸和从属地位。
  时至今日,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叫做库尔德的国家,只有一个跨越数国的库尔德斯坦和一群被分割的库尔德人,那么库尔德人难道不想建立自己的国家吗?想,当然想!但是种种主客观的条件却使得库尔德人的建国梦不断夭折。
  事实上自库尔德的民族聚集区尤其是语言形成后,库尔德人便谋求建国,至少是自治,但周旁大国林立,库尔德一直是刀下鱼肉。
  历史进入19世纪后,民族主义的思想开始蔓延,处于压迫当中的库尔德人自然奉之若宝,各种带有追求独立性质的库尔德团体和相关报刊杂志开始出现,追求高度自治乃至独立建国几乎成为整个库尔德斯坦民众的统一思想,而一次大战期间奥斯曼土耳其参战,数十万库尔德年轻人的鲜血更是激发了库尔德人追求独立的斗志,而一个绝佳的时机确也到来了。
  1918年奥斯曼土耳其战败,偌大的帝国瞬间面临被瓜分的窘境,而库尔德斯坦的建国梦却逐渐清晰起来。恰在此时美国总统威尔逊又提出了“民族自决”的十四点原则,库尔德人更是倍受鼓舞,筹划独立建国的“库尔德斯坦振兴协会”公开成立并运作。1919年在巴黎和会上针对战败国签订了一系列合约,其中针对土耳其的是1920年8月正式签订的《色佛尔条约》,条约中规定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地区,如果该地区大多数居民要求独立便可独立建国。
  倘若真的能够以此行事,那么库尔德人建国倒有几成把握,无奈该条约对土耳其处置太过严苛,便爆发了由凯末尔领导的革命,新生的土耳其国民军在多条战线重创协约国军队,并迫使其重新谈判,1923年7月新的《洛桑条约》取代了并未执行的《色佛尔条约》。而前者不仅对于库尔德建国未有提及,反而将约15万平方公里的库尔德人聚集区划归伊朗,将约8万平方公里的库尔德人聚集区划归伊拉克,加上1920年划归叙利亚的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库尔德斯坦基本被分割在今日的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伊朗。此种状况至今未有改观。《色佛尔条约》是库尔德人离建国最近的一次,此后库尔德人分居多国,难以形成统一的力量。不过他们却并未就此放弃。
  如今生活在各国的库尔德人大约有3000万之众,其中在土耳其境内的有约44%,伊朗境内的约有30%,伊拉克境内的约有20%,叙利亚境内的约有5%,其余零星分布于四国周边,甚至欧洲地区。
  为了独立,为了自治
  被分割到不同的国家是库尔德人的悲哀,但缺少自治权恐怕更是悲哀中的悲哀,自分割之日起各国的库尔德人便没有停下抗争的脚步,为了自治权甚至更远的独立而奋斗。
  土耳其是世界上库尔德人最多的国家,其也是当年分割库尔德斯坦的“罪魁祸首”之一。在土的库尔德人自然不会因《洛桑条约》的签订就对独立建国事宜偃旗息鼓,但凯末尔领导下的土耳其政府却对库尔德问题极为重视毫不让步。
  1923年10月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其推行民族同化政策,要建立单一的土耳其人国家,次年的宪法更是规定,凡是土耳其公民都是土耳其人,库尔德人也不能例外而被称为是“山地土耳其人”,并且语言习惯都要同土耳其一致。如此不要说独立就是自治都谈不上。不满的库尔德人立即在赛义德的领导下起义反抗,但迅速被土耳其政府军镇压。此后东部地区库尔德语都被严禁使用。到1930年代土耳其政府军更是在库尔德省份展开残酷的血腥镇压,上万库尔德人被杀。
  血腥镇压仍不能消除库尔德人的自治野心。1978年奥贾兰成立库尔德工人党,其组织1984年起便组织游击队与土军对抗,多年来双方死伤达数十万人,该组织也被土耳其定性为恐怖组织,并予以严厉打击。进入21世纪,土政府采取了一些缓和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矛盾,但库尔德工人党的袭击仍在继续,高压的民族矛盾依然存在。
  在伊朗的库尔德人仅次于土耳其,他们同样要求自治。20世纪30年代伊朗马哈巴德地区渐成库尔德自治运动基地,1945年伊朗库尔德民主党成立,次年1月份便建立了“马哈巴德库尔德斯坦共和国”。在运动之初库尔德人曾得到苏联的支持,但不久苏联与伊朗政府达成协议,马哈巴德的库尔德人迅速得到镇压。
  但伊朗的库尔德人自治运动却并未消失,库尔德力量在1979年的反巴列维王朝革命中死灰复燃,不过曾并肩战斗的霍梅尼在执掌大权后便开展了对逊尼派库尔德人的圣战,数年后基本控制库区,在伊朗的库尔德人自此后再未有大的力量进行反抗,不过伊朗库区的形势依然紧张,冲突也时有发生。
  在叙利亚的库尔德人虽然只占到了库尔德人总数的5%,但由于其位于土耳其和伊拉克的库区连接带,长期与两地的人员及思想互动频繁,因而也产生了一定的自治诉求。1957年叙利亚的库尔德民主党成立,主张库尔德人享有同阿拉伯人同样的权利并包有自己的民族特性。此后由该党还先后分化出多个库尔德政党。
  与土耳其和伊朗的自治运动不同,叙利亚库区的政治诉求要温和一些,涉及到分离国家的要求尚属少数。不过即便如此叙利亚库区的自治要求同样不为政府所支持,在哈菲兹时代,叙利亚库区力量弱小,其受到的政府压力尚可接受,有时政府甚至对其支持土耳其库区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巴沙尔上台后,叙利亚库区的民族意识抬头,巴沙尔也相应采取了严厉措施,甚至在学校严禁教授库尔德语。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叙利亚库区迎来了自治的好时机,但无奈的是即便是在反对派中,库尔德人想要得到更大的自治权也无人响应。
  相对于以上三国库尔德人的窘状,在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则得到了许多,但路途同样艰辛。1920年代摩苏尔地区划归英国委任统治下的伊拉克,自此伊拉克的库尔德人自治运动便展开,1946年伊拉克库尔德民主党成立,其在随后不断组织武装抗击,到1970年迫使政府同意4年内给予自治,不过1974年的自治却极为有限未能使库尔德人满意。次年伊拉克与伊朗政府达成协议,随后已经当政的萨达姆对其血腥镇压。
  两伊战争开始后,伊朗恢复对伊拉克库尔德人的支持,库尔德力量卷土重来,萨达姆极为恼怒,甚至动用“化学武器”,这也成为日后审判萨达姆的罪行之一。但海湾战争后形势发生转机,西方在伊拉克设立禁飞区以保护伊拉克库尔德人,1992年伊拉克的单方面自治政府成立,2003年萨达姆政权倒台,在美国的支持下伊拉克库尔德人终于堂而皇之的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自治权。库尔德人多年来的自治斗争和牺牲终于算是有了一丝成效,但平静怎会如此到来!
  福兮?祸兮?
  就在库尔德人为自治权而斗争的同时,中东新的变局又开始了。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全国很快便陷入内战当中,起初还是反对派武装反抗叙利亚政府军,但伴随着混乱,各种力量很快渗透进去,乱局当中一个名叫ISIS的组织浮出水面。ISIS的兴起将对库尔德人产生重大影响。在分析影响之前,我们先对ISIS有个简要了解。
  ISIS,全称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其前身可追溯到2003年的伊拉克逊尼派反美武装,他们从属于基地组织,构成该组织的伊拉克分支。2006年马斯里依托这些组织建立“伊拉克伊斯兰国”,但在美军和伊拉克政府军的打击下元气大伤,2011年的叙利亚危机爆发后,趁叙伊边界空虚,已经由巴格达迪领导的伊拉克伊斯兰国逐步移师叙利亚,在叙利亚战场上获得新生,力量不断壮大,大批的原萨达姆时代的军官和西方人加入该组织。2013年伊拉克伊斯兰国合并胜利阵线后正式更名为ISIS,2014年2月基地组织宣布与其决裂。
  ISIS在势力壮大后迅速将战线转移到了伊拉克境内,2014年1月伊拉克重镇费卢杰陷落,此后ISIS不断向伊北部发展攻势,6月竟夺占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和萨达姆家乡提克里克,伊拉克数万政府军面对数百名ISIS武装分子竟落荒而逃,后者的前锋甚至一度逼近巴格达。
  此时伊拉克的库尔德人似乎是瞅准了时机,他们趁着ISIS与伊拉克政府军混战的时机夺占了石油重镇基尔库克及周边地区,一时间舆论分析普遍认为伊拉克将形成库尔德人、ISIS、伊拉克政府三方分治的局面,而我们文中的主角库尔德人甚至会得到更大的自治权重,而事实上在6月份伊拉克库尔德人也的确表现出了在自治基础上更进一步的行动和言论,此时库尔德武装在与ISIS武装的零星交火中尚占据上风,但谁也未曾想到ISIS主力却很快移师库尔德人自治地区。
  7月份以来ISIS与库尔德武装的冲突加剧,8月初库尔德武装把手的摩苏尔大坝一度失守,库尔德人在面对ISIS的进攻中并未展现出外界预计的战斗力,反倒常常溃散。同时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地区在ISIS的攻击下频频失利。尽管美军于8月开始空袭ISIS武装,但并未能阻止后者的攻势,数十万库尔德人涌入土耳其等国。
  那么ISIS为什么突然大举进攻库尔德人呢?
  首先一个前提是ISIS本身是逊尼派武装,其夺占的摩苏尔、提克里克等地也都是逊尼派聚集地,本身其进攻阻力便不大,而再往南进攻便是什叶派为主的地区,攻击难度会加大。而攻击之前大家普遍认为战力较强的库尔德人问题就不大吗?但就战斗而言,确实是有一定风险,但是这不仅仅是战斗这么简单。ISIS最需要什么?混乱!混乱能给予ISIS想要的一切;ISIS最怕什么?各方团结一致。如何制造混乱?如何破坏敌对联盟?攻击库尔德人便是有风险但很巧妙的一招。
  我们前面分析道,库尔德人一直有一个库尔德斯坦梦,但无奈一个民族被分割在多国,难以形成合力。各国在面对本国的库尔德自治问题都采取高压态势,不愿看到本国的库尔德力量壮大,而美国等西方大国也始终将库尔德人视为棋子不愿看到其独立。而一旦一个区域的库尔德人受到攻击,难民潮就会涌向其他国家的库尔德区域,还会激化当地的库尔德人情绪。可以说库尔德问题是牵扯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美国、乃至整个中东的一个“结”,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果ISIS不动库尔德人的话,毫无疑问上述几国都会对其持打击态度,但如果动库尔德人,那么这一地区的敌友关系会进一步复杂化。如何复杂?美国要打击ISIS,打击不力美国担心库尔德这一重要的棋子失去和中东大局被搅乱,打击太狠又担心库尔德力量过大,同时又帮助了巴沙尔政权;土耳其也要打击ISIS,但土耳其似乎更加担心库尔德人的问题,在决定越境打击时,打击的名单上又多了库尔德工人党,战斗未开先遭到了本国库尔德人强烈抗议;伊拉克政府也要打击ISIS,但一方面是战力低下,另一方面又对库尔德人百般担心;伊朗也要打击ISIS,但同样打得狠了伊拉克和本国的库尔德人力量便会趁机壮大,这又是其更加担心的。一时间怎一个乱子了得,各方各怀鬼胎打击自然不力,而受攻击的库尔德人的情况却日益恶化。
  那么站在库尔德人的角度来看,ISIS的攻击显然让他们难以承受。这是祸,但祸兮,福之所倚。如今虽然因各方利益而对ISIS的打击不力,不过从长远来看国际社会终将难容这个怪胎,而受到同情的库尔德人将得到国际社会广泛的道义、物资、武器、资金的支援,如此其实力必将壮大,一旦遇到有利时机,在叙利亚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将可能独立建国,库尔德人将圆一个建国梦,这是福。但反过来这个福又蕴含着更大的祸:一旦有库尔德人独立建国那么必将在土耳其、伊朗等国也产生连锁反应,最终可能造成的西亚混乱将难以想象。
  看完了上面的内容,接下来就一起了解一下库尔德人的最新情况。特别是大家热议的库尔德女兵的一些情况。
  11月11日,库尔德武装在美军空中支援的协助下收复了被伊斯兰国武装盘踞了一年之久,位于交通要道伊拉克北部城镇辛佳尔。一年前,辛佳尔的陷落标志着伊斯兰国大规模屠杀、强奸、奴役等一系列暴行的开始,迫使奥巴马政府加强了对伊斯兰国的空袭力度。因此,此次库尔德武装收复辛加尔除了军事意义外,也让人重振战胜伊斯兰国的信心。当然,也再一次引起了世界对一直坚持在抗击伊斯兰国第一线的库尔德人的关注。
  叙利亚内战及随后伊斯兰国以及其他伊斯兰主义势力的崛起是叙利亚、伊拉克两国库尔德人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在库尔德武装中为媒体报道最多的无疑是库尔德女兵。
  库尔德是允许女性参军并上战场的少数几个穆斯林地区之一,共有三支女子武装部队,分别是伊拉克的“库尔德自由斗士第二营(2ndPeshmergaBattalion)”、“太阳女孩兵团”(SunGirls‘battalion))“、叙利亚的“库尔德女子自卫军(YPJ)”。这些女战士们战斗在人抗击ISIS,保卫家乡的第一线,也有着与男兵一样的血性。
  截止去年,“库尔德自由斗士第二营”已保持18年零阵亡记录。来源:TheCounterJihadReport
  YPJ的创立是为了对抗叙利亚政府军以及内战中崛起的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分支努斯拉阵线。YPJ有7000人左右,占库尔德在叙利亚军事力量的35%,目前主要在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斯坦和叙利亚领土交界处的重镇科巴尼(Koban?)等地区与伊斯兰国交战。YPJ女兵被昵称为“狮子”,这来自于一句库尔德俗语:“狮子就是狮子,不论是公的还是母的”。
  媒体对YPJ女性防卫部队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源于中东大多数国家队女性的歧视——在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出现这样一支纯粹由女性组成的部队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这也反证了库尔德人是中东穆斯林诸民族中相当特殊的一员。显然,伊斯兰国的圣战分子并不分享库尔德人对女性的尊重,他们认为,在战斗中被女性杀死不能算作为圣战献身,死后不能上天堂而只能直坠火狱。因此他们对库尔德女兵十分恐惧。在科巴尼作战的女兵曾经在监听圣战分子之间的无线电通讯时听到他们带着恐惧的口吻谈及库尔德女兵。
  当然,我们随时都不能忘记,叙利亚内战是21世纪迄今为止人类经历的最大规模的人道主义危机。战争不会因为库尔德人或YPJ女兵的英勇就不对他们显露其狰狞面目。围绕科巴尼进行的争夺是叙利亚内战中最血腥的一幕之一。
  科巴尼又称艾因阿拉伯,是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的一个州,主要城市是科巴尼城。该州是YPJ总指挥部的所在地。2013年8月1日,伊斯兰国宣布对科巴尼的围攻开始。从此,伊斯兰国武装就将科巴尼围得水泄不通。伊斯兰国武装一度占据了科巴尼州和城市的大半部分,但从今年一月开始,在自由军和佩什梅格的增援、以及美国率领的联军空袭支援下,YPJ开始逐渐夺回城市的控制权。到今年七月,伊斯兰国控制的地区只剩下科巴尼东南方为数不多的几个村庄。
  在为时两年的科巴尼争夺战中库尔德人绝不乏牺牲。2014年,在与ISIS争夺科巴尼的战斗中,YPJ女兵ArinMirkan发现她孤身被IS部队包围。她并没有选择投降,而是引爆了身上的炸药,与敌人同归于尽。

ArinMirkan的牺牲被赞颂为库尔德人和YPJ女兵勇气的最高体现,但我们也许更应当从中注意到战争对人类生命的残忍剥夺。伊斯兰国在其统治区内屠杀、强奸、复兴奴隶制,库尔德斯坦则堪称中东民主世俗化社会的典范,两相对比,十分清晰地对我们揭示,人类社会在今日叙利亚和伊拉克面对的是一场文明与野蛮殊死较量。

来源:智客微信号